东天山之行杂记(一)

朋友奎奎开的车让我刮目相看。

6月6日,上午10:15,同事一行9人,由血站出发。2点多,到了鄯善。在县城转了一圈,找了家维吾尔族人的餐厅,每人要了份拌面。饭菜一般,量还少,普遍要了加面,李维明还要了2个。本没打算多做停留的,马晓菊说起了沙山公园。之前也听说过,这儿的库木塔格沙漠据称是离城市最近的沙漠,临时决定去瞧瞧。门票30元/人,区间车30元/人。坐着区间车兜了一圈,感觉很失望,除了两处租沙漠车的,就只有一处沙雕了。照了几张像出来,看看时间,才4点多,决定继续赶路。

过去我们对它了解甚少,就是我们进入到戈壁滩上,像南湖以及其它的戈壁,只有小块儿的这种风蚀蘑菇,或者局部的风蚀柱,没有这么大规模的,而且变化奇特的,这方面很少。

图片 1

单位买了辆新车,江淮的瑞风。据说新车跑个长途,机器会磨合的比较好。在我的游说下,领导同意,由我带队,领着职工出去转转,线路自定,时间控制在一周之内。几经斟酌,最后敲定去东疆。具体路线是沿312国道,经吐鲁番、鄯善到哈密,再走303省道,经巴里坤、木垒、奇台、吉木萨尔回乌鲁木齐。

尽管他们有一辆吉普车代步并且携带了简单的地理定位仪器,但这无疑仍旧是一次冒险的旅程。就在深入距离五堡乡20多公里外的戈壁腹地后不久,科考小组开始徒步在沿途进行一些地质考察。

哈密魔鬼城位于哈密市五堡乡以南,距哈密市约70Km,由于它神秘莫测,不熟悉地形的人若遇风暴,有迷失方向的危险,哈密雅丹地貌东起烟墩外的骆驼峰,经雅满苏铁矿,大南湖煤矿,到五堡沙尔湖十三间房等长约400公里,宽约5-10公里,在哈密属于特殊的地理环境,它是经过漫长的风蚀自然而形成的。

在魔鬼城可以看到那些酷似城堡、殿堂、佛塔、碑、人物、禽兽形态各异的景观,以及混迹于岩砾中的玛瑙、硅化木和植物化石,偶尔还可拾得很象恐龙蛋化石的小圆石头。夜幕降临后,时尔会听到鬼哭狼嚎般令人战栗的嘶叫,因而有“魔鬼城”之称。其实这里还真有古城堡建筑、古民房遗址—艾斯开霞尔古城堡:离地面约6米的风蚀台上,长方形的土夯建筑有高约5米,前面有门有窗的居住地。据说是古丝路的驿站或是哈密王朝的西南前哨。现在哈密魔鬼城已经是国家AAA级景区了。

之后,七角井南面17公里处的13间房一带,几条深沟大槽正好对这七角井山口方向,西北风在这里通过第二次“狭管”效应,形成了新疆风速最大的百里风区,每年的大风日达到了149天。然而,这还不是唯一的大风源,赵兴有认为还存在第二个。

图片 2 图片 3

第二天

在浩瀚无垠的戈壁,弥漫着诡异和神秘的气息。因为没有人见到过它真实的面目,更没有人能了解它的过去和现在。据说每到入夜,鬼哭狼嚎般凄厉的声音便从大漠深处传来,让经过那里的人惊恐不安。

图片 4

早晨7点多就起来了,宾馆的免费早餐要到8点才开。吃过早餐,退了房,前往哈密王府和哈密王陵,门票都是20元/人。这两个景点是挨着的,就一墙之隔。王府看来是新修缮过的,新的就像我们是它的第一个主人,少了点儿沧桑感。倒是蛮整洁的,没有看到丁点儿垃圾,人少恐怕是主要原因,除了我们这拨人,没有看到几个游客。

长期以来,总有人有意无意间进入那片戈壁,遇险和死亡的事件从未间断过。在人们眼中,那里是一片恐怖的死亡之地,生命的禁区,当地人把它称为魔鬼城。

从酒泉出发,乘坐动车三个小时就到达哈密了;朋友奎奎已经在哈密火车站迎接我的到来。

新疆所谓的魔鬼城有不少,克拉玛依、奇台、哈密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它们都属雅丹地貌。雅丹,这个名词,自本世纪被作为一种地貌形态的专有名词载入各种教科书和地理读物以来,已逐渐为人们所熟悉了,尽管绝大多数人并不曾亲眼目睹过它。而这种地貌形态为什么叫做“雅丹”,人们却很少去探寻,以为不过与“喀斯特地貌”一样,是个舶来语。其实,“雅丹”这个词,是地地道道的新疆“乡土货”。本世纪初,一些赴罗布泊地区考察的中外学者,在罗布荒原中发现大面积隆起土丘的地貌,遂向作向导的当地人询问地名,向导却误以为询问这种地貌形态的当地称呼,便答之曰“雅尔当”,即维吾尔语中“陡峻的土丘”之意。发现者将这一称呼介绍了出去,以后再由英文翻译过来,“雅尔当”变成了“雅丹”。从此,“雅丹”成为这一类地貌的代名词。

原来,科考小组在这里竟然发现了一片极为壮观的特殊地貌区,这显然出乎了他们的意料。此前,人们一直以为这里应该全部是平坦的戈壁荒漠,还没有人提到过有如此神奇的自然景观,而这一次,刘志铭他们成为了真正的发现者。

车辆驶出浅沙带后,朋友告诉我,沙漠驾驶车辆,一定要低速挡稳油门,油给到7成就可以了,不要很加油,车辆有四驱的最好使用四驱。难怪我刚才驾驶时,前轮刨了个坑,是油门没控制好。另外也就能解释清楚,不是车认人,而是朋友使用了四驱的缘故;看来,我的驾驶技术还有待提高呀。

welcome to my blog

神秘的魔鬼城出自上帝之手,风沙造就了这一特殊的地貌。自古我们就知道沙漠是会吞噬生命的魔鬼,再加之“魔鬼城”特殊的地貌,难怪会令人感觉如此的恐怖。

奎奎点了一大桌子菜,全是硬菜;这对于我们口内人来讲,真是眼睛大肚子小喽,大口吃肉大碗喝酒,那是梁山好汉才有的享受呀!

8点左右,我们赶到了哈密。跑得还真够快的。有一段居然跑到了165公里/小时。照王剑的说法,是要把车拉一下。市区转着找宾馆,最后定下了东通宾馆。3女6男,刚好3个3人间,160元/间。条件还不错,房间也够宽敞。放下行李,去了离宾馆不远的一个市场,喝着冰啤,吃着烧烤,那叫一个爽。喝罢吃罢,回房休息,一夜无话。

强烈的西北风在天山的山谷中蜿蜒盘旋,最后经由七角井山口呼啸而出,狭窄的山谷使憋闷了许久的气流犹如决堤的洪水倾泻而出,冲向广阔平坦的戈壁,风速被大大加剧,形成典型的“狭管”效应。

图片 5

盖斯是穆斯林先知默罕默德的弟子。在唐朝的贞观年间,先知指派他的三个弟子盖斯、吾外斯、万嘎斯来中国传播伊斯兰教,盖斯于公元635年在星星峡归真,随行同伴就地挖坑用石块垒砌掩埋了他。其墓成为中国土地上的第一座伊斯兰教墓葬和古迹。清代时,哈密回王在其墓上修建了拱北。1939年拱北被驻军拆毁,遗体也被弃置山沟,后被教徒埋于山中。1945年哈密穆斯林教徒向当局请求重建盖斯拱北,盖斯墓迁葬哈密,就是我们眼前这座盖斯麻扎了。

东南风对它的吹蚀作用也是非常强烈的。两股风共同作用,就逐渐形成了我们国家比较典型的这种雅丹地貌。

图片 6 图片 7

从魔鬼城回到市区,已是下午3点多了。本想换家宾馆的,可找来找去,觉得还是我们住过的东通宾馆最合适。于是就来了个二进宫。在宾馆的餐厅吃了午饭,又预定好了晚饭,安排人去了市场买大枣,我则回了房间,洗了澡,美美的梦游梦家庄了。

在阳光的映照下,一座座辉煌壮观的庞然大物拔地而起,连接成片,好象地下浮出的城堡群一样,让考察队员们感到了意外的兴奋和震撼。

2017年2月18日,那是值得我回忆一生的日子,中国的农历年刚过完,但沉浸在节日气氛里的我,还没有想去工作的心思,碰巧,远在哈密的朋友年前就邀请我前往,由于是节日期间,不想出门也害怕喝酒,现在节过完了,我可以正式赴约去了。

哈密魔鬼城位于哈密市五堡乡以南,其实来时,我们已经路过,就在离收费站不远,通往二堡的岔路口进去,距哈密市87公里。路上,看到了挂在树上的青枣,五堡的大枣是非常有名的。

北面天山,南面觉洛塔克山的这一种偶尔的这一种洪水进行冲蚀。首先在哈密盆地这种剥蚀平台上,洪水把它冲成小沟槽,后期就是风。

听朋友奎奎介绍,全新疆各地的美食在哈密全部可以吃到,而且味道是最正宗的,小到烤羊肉串,烤包子,抓饭,拌面;大到手抓羊肉,大盘鸡,烤全羊等等,还有马肠子,那仁,薄皮包子,焖饼子......好好好,朋友,别再说了,赶紧去安慰我的嘴和肚子吧。

出的门来,问了路人,得知盖斯墓离此处不远。继续向东,碰到第一个红绿灯,左拐向北,也就一公里吧,就看到了路边有一绿顶的建筑,想来该是盖斯麻扎了。“麻扎”源自阿拉伯语“圣地”,维族人对高贵者陵墓的称呼,如同回族人的“拱北”。所以,此处又称盖斯拱北、绿拱北。墓地建在路边的高台上,临街的一面把围墙拆了,象是准备维修。眼见的一维吾尔族老妪从东南角的院门拾级而上,我们也跟着进去了。

酷热的空气几乎令人窒息,但是并没有让大家的脚步停下来。突然,什么东西强烈地吸引了他们的目光,大家不约而同地向前方望去。

可古丽并不放弃,她一直坚信丈夫会回来,再久她也要等下去!盼着丈夫归来的古丽,常登上石山望夫归来。当古丽这么等了十年后,有一天,她遇上同丈夫一道出去的人,那人告诉她,说她丈夫在去的途中就遇上黑风暴死了。

盖斯墓占地8亩,高约10米,主体建筑座北朝南,融合了汉族与穆斯林的建筑风格。同回王陵的大拱拜一样,盖斯墓也采用了下方上圆的结构。不同的是盖斯墓周围有汉唐风格的回廊,将拱拜包裹其中,四角飞檐拱顶,顶下由24根粗大的圆木作支撑,回廊四周有栅栏将其围住。抬头仰望穹顶,翠绿的琉璃瓦使盖斯墓显得很是庄重。

上世纪初,中外学者进行罗布泊联合考察时,在其西北的古楼兰附近就发现了这种奇特的地貌。当他们向随行的维吾尔族向导询问名称时,向导称其为“雅尔当斯”,在维语中就是“具有陡壁的土丘”,后经辗转翻译,便变成中文的“雅丹”一词了。

说来也很奇怪,朋友上车后,同样是启动车辆,挂挡松刹车然后加油,车子在朋友的驾驶下很轻松的就向前驶去,难道车也认人,还是朋友有什么秘诀?

第一天

1986年6月初的一天,哈密地理学会的刘志铭与同伴一行4人前往沙尔湖进行一次常规的野外考察活动,这样就必须穿越令人恐怖的魔鬼城那片死亡戈壁。

图片 8

三个景点转完,时间还早,我们又驱车赶往下一个景点——哈密魔鬼城。

其实,这就是人们常说的“雅丹”地貌,它存在于世界上很多干旱地区,在中国则是新疆分布最多,而“雅丹”的名称就恰恰源于新疆这块土地。

图片 9

出了王府,向东前行百米左右,就是王陵的大门了。陵墓建筑群是由大拱拜、小拱拜和艾提尕尔清真寺三部分组成。讲解员一处处地讲解着,我却腹痛如绞,什么也没听进去,急忙的要了手纸就直奔厕所而去。等我出来,人家已经结束了讲解。无奈之下,还是照几张像吧,也算是到此一游了,呵呵。

图片 10

图片 11

驶出古城堡后,进入戈壁石路,车辆突然跳跃起来,我一时紧张的不知所措;朋友赶紧让我把车速提起来,同时给我介绍,我们现在行驶的路面叫搓板路,形同家里洗衣用的搓板,在这样的路面行驶,车速最低也要达到每小时40KM以上,才不会感觉太过颠簸;而且一定要控制好方向盘,车辆轮胎尽量不要压到路边的石块,避免石块划伤轮胎的损失。

图片 12

湛蓝的天空,一望无际的戈壁大漠,自驾者的天堂......浩瀚的星空,这造型独特的雅丹地貌,摄影爱好者的首选!

图片 13

其实这里还真正存在着古城堡建筑、古民房遗址—艾斯克霞尔古城堡:离地面约六米的风蚀台上的长方形的土夯建筑有高约五米,前面有门有窗的居住地,据说是古丝路的驿站或是哈密王朝的西南前哨。

图片 14

我们继续前进,车辆在我的掌控下向前飞奔着,不知不觉已经12点了,朋友们都建议停车休息,补充点能量;可是我还沉浸在急速驾驶的乐趣中,不想停下来,毕竟这样的驾驶体验在城市里是永远不可能得。

话说我正在愉悦的享受着戈壁驾驶的无限乐趣,突然汽车发动机突突起来,朋友说马上减到低速档位,稳住油门;说时迟那时快,我按照朋友的说法急忙将档由D档直接拉近D2档,可还是没有来得及,发动机在急速突突中熄火了,车辆瞬间停止不动了。

看来朋友们对眼前这条沙路也没有是否能通过的把握,这堆沙山目测有两三层楼那么高。

再见了魔鬼城,再见了哈密,下次有机会,我一定还会再来。

我发动车辆,档位放入D2低速档后,松开刹车踏板,缓慢加油,车子纹丝不动,我又加大了油门,车子还是不动,像是对面有什么东西挡着。朋友说不要再轰油门了,我赶紧撤了油门,将车熄火后下车一看,妈呀,车辆前轮已经刨出了一个坑;吓死宝宝了,我说什么也不开了。

我对哈密的了解不是太多,去之前上网搜索哈密了解了哈密的概况和哈密好玩的地方。

朋友们轮番攻击我,不得已按照他们的要求,停车休息补充能量。顺便给我和朋友们来个生活照。

本文由必威app下载发布于旅游攻略,转载请注明出处:东天山之行杂记(一)